2019平码规律原理公式|平码平肖公式规律

【江陵歷史人文之旅】夏水—夏首 鶴穴—郝穴

發表時間:2019-06-24 信息來源:江陵縣人民政府 閱讀人次:
文字大小:[ ]
保護視力色:
編者按:江陵,歷史悠久、文化厚重,歷史上各個時期都留下了不少的人文遺址、遺事和人物軼事。拂去歲月的風塵,還原那些被湮沒的歷史原貌,對增強江陵文化自信,講好江陵故事,提升江陵文化軟實力具有重要意義。“新江陵”微信公眾號每周六推出“江陵歷史人文之旅”專欄,與讀者們一起探索先輩們的歷史痕跡,找尋歷史的真相,共同為江陵點贊。本期推出第二篇文章《夏水—夏首 鶴穴—郝穴》。


夏水—夏首 鶴穴—郝穴

作者:張家清

長江流至沙市,折而向南,從此江面寬闊,洪波洶涌。特別是在古代,大江自然流淌,無堤壩約束,江面無限開闊,每當洪水季節,更有水天浩淼之概,古人說:“江大從此始”。酈道元《水經注》引《孔子家語》,孔子對學生們說:“江水至江津,非方舟避風,不可涉也。”意思是說長江至沙市以下,頓時變得江寬水闊,洪波無垠,一旦遭遇風急浪高,如果不是將兩只船并排連在一起(方舟),或者暫避風頭,選擇無風的天氣行駛(避風),就無法安全航行。孔子此說,是對古時長江形象的極好描繪。當時的江津以下長江兩岸,遍布穴口,洪水漲時,江水順這些穴口流入內地,而形成無數的河湖港汊,成為長江的天然調蓄洪區。而這一遍布長江南北的天然湖泊群,就是古人所謂的云夢澤。這些夏季從長江流向流域腹地的水道,古時均稱夏水。據《水經注》所記錄的夏水,長江南北均有,也不只一處,而且名稱各異,如中夏水、長夏水等,而其中最有名者,都是流經江陵縣的夏水,它不僅流域廣,影響面大,而且在其間發生了不少值得記憶的故事。
江陵的夏水源自何處,是一千古之謎。《水經》說夏水出江津。酈道元注:“江津豫章口東有中夏口,是夏水之首,江之汜也。”據《水經注》,豫章口在江津東,而中夏口又在豫章口東,這個“東”,按地理方位說應是南,古人沒有準確的地圖,只是順長江的流向說的。而且往東多長的距離,也不清楚,按《水經注》行文來分析,有時是指十余里,有時數十里甚至百里之遙。所以經這兩“東”,離江津的距離至少在數十里以上了。有人據此說夏首就是沙市,如以現在的行政區劃論,這是不合適的,因為已經超出了今日沙市的范圍。但古人說夏水出江津是有其道理的,因為古時江津名氣大,連遠在魯國的孔子都知道,所以用江津來概括其以下的江段是合乎情理的。但如果說沙市就是夏首,則將《水經注》所記之在江津東的夏首與在西的江津重疊在一起了,這肯定是不對的。依《水經注》的文意與實際地理情況考察,夏水的源頭當在今長江荊江河段的郝穴河灣一帶。

關于夏水,比酈道元更早的東漢應劭有一權威的定義,他在《十三州記》中說:“江別入沔為夏水。源夫夏之為名,始于分江,冬竭夏流,故納厥稱。”意思就是,從長江分出一條水道流入沔水的才叫夏水。所謂沔水,即今之漢水,而以前江陵境內的內荊河等諸多水道以前都是通漢水的,漢水又稱沔水,所以《水經》將今江陵潛江一帶的水道一并歸入沔水。而長江洪水時正當夏季,江水由穴口流入沔水,故稱夏水。就水道而言,在古江陵境內,夏水沔水是同一水道。應劭還進一步說明,“夏水是江流沔,非沔入夏”。從這一描述看,古時長江經鶴穴等穴口流入,經今之內荊河流入漢水,就是古人說的夏水。

而且,夏水,古時又名滄浪。《水經注》曾引《永初山川記》,說屈原《漁父》所記的滄浪之歌即出于此。這表示屈原曾在夏水即滄浪一帶活動,為其行吟之地。屈子所描述的滄浪,正是水鄉澤國人跡罕至的古時江陵東部地區,這與當時已人煙繁茂的江津是不可同日而語的。而關于屈子在這一帶的活動,當地人一直有所紀念。在清以前,郝穴曾有供奉屈原的祠堂。《荊州府志》記載,雍正八年(公元1730年),郝穴三里司堤潰,而這所謂的三里司實為三閭祠之訛。這表明,這一屈原祠至遲在明朝還存在的。《漁父》云:“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正說的是每當夏日,江水暴漲,夏水也是濁浪滾滾,而到冬日,江水退去,滄浪之水也就清沏見底了。

夏水不只一個入口,而是多股并流,并與這一帶的眾多湖泊相連,形成一個體系,并由西向東,經潛江市流入漢水河道,入漢水后,夏水就奪去了漢水的故名而統稱之夏水了。所以在古時,今之漢口稱為夏口(夏水入江口),武昌一帶也稱之為江夏,因此歷史上有江夏郡、江夏縣之名。而江漢之說,反倒是在后了。

夏水之源頭稱為夏首,以上文可得出結論,夏首當在今郝穴河灣一帶。古鶴穴口是江北岸最大的穴口,直到明代,仍保持接通長江內外,為長江消蓄洪水的功能,屬古夏水最重要的源頭之一。而且,關于夏首之準確地址,屈原的《哀郢》可以作證。屈原在《哀郢》中敘述:“去故鄉而就遠兮,遵江夏以流亡。”屈原放逐,是順著夏水東行的。走夏水而不走江水,是當時航運條件使然,古代長江太險惡,走夏水而不走大江,是從安全考慮。他從郢都出發,出龍門(郢都東門),經海子湖等一系列湖泊通向夏水,到達夏首,即今日之郝穴一帶,然后“過夏首而西浮兮,顧龍門而不見”。到了今之郝穴,他轉向西去了。西是何處?即江對岸今之公安石首也。屈原流放的地方是瀟湘之地,即今之湖南,而江陵這一帶的長江,正是由北向南流的。江右岸(即西岸)也有諸多穴口,其不少是通向洞庭湖的便捷之道,直到建國初,公安黃水套藕池口仍是湘鄂間最重要的交通線。屈原南行,而不向南而向西,正是對這一歷史事實的準確描述。由此,更可證明夏首即今郝穴,為屈子經過之地,古時郝穴人建三閭祠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夏水是一個水系,屬于這個水系的每一條河流到后來都有了自己各自的名稱,由于眾多穴口的湮塞,后來夏水的名稱也逐漸消失了,從而夏首也漸漸被人遺忘。此后,這一帶又有了新的名稱。此外,春秋戰國時,今之郝穴一帶曾名之為渚,傳說楚王曾建渚宮于此。到漢時,這里又名堵口。堵字本義是圍墻。江邊地名為什么叫堵?因為夏日江水帶有大量泥沙,在分流之地,由于流速減緩,淤積起來,形成高坎,這正是水文學上所謂的攔門沙。而到冬日江水下降,這些高坎就擋住了繼續內流的江水,所以被稱為堵口。關于堵口之名,東漢應劭的《十三州記》里就提到了。以后人們又改堵為渚,恢復古名。渚即水中高地,堵渚字雖不同,指的是同一件事。后來人們稱郝穴為鶴渚,其由來即在于此。在古代,這里屬天然濕地,是水鳥翔集之所,此地多鶴是勿庸置疑的,所以后來名其地為鶴穴。

鶴穴為郝穴之古名。究其名稱由來,過去頗主羊祜命名說。南宋時期(公元1127-1129年)地理書《方輿攬勝》記載:“羊祜鎮荊時,江陵澤中多鶴,常取之教舞,以娛賓客,后遂名其地曰鶴穴,故今鶴穴有羊子廟。” 羊子廟遺址在郝穴鎮東12公里處,此證明古鶴穴口即今郝穴河灣。羊祜命名的具體時間,應當在公元256至280年之間。多年以來,以上說法廣為流傳,幾乎已成為定論。不過,也有持反對意見的。因羊祜命名說不見正史,而且羊祜任荊州都督時是鎮襄陽,以為荊州即江陵是宋朝人觀念,他們誤把西晉與宋朝兩個不同時期荊州的情形當成一回事了。當然,還應說明的是,當時江陵是前線,羊祜駐此也是合理的,反對者的意見也并不完全有理。不過,南朝著名文學家、史學家沈約撰《宋書·五行志》(公元441-513年)中,有關于鶴穴的記載,而且所記的是東晉荊州都督殷仲堪經過鶴穴的事,這表時,晉時這里已名鶴穴是不存在疑義的。這樣一來,是否為羊祜命名之說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至少在晉、六朝時期郝穴名鶴穴,那么什么時候又變成郝穴了呢?這個問題,一直找不到答案。后來發現,東晉在這一帶設立僑縣時,大批北方士人移居此地,他們懷念故鄉風物,往往將一些北方地名移于南方,而由鶴變郝的這種改變會不會是他們所為呢?看來這種可能是有的,查《說文》,大約可以證明這一想法。據《說文》,“郝”原是地名用字,今陜西周至、戶縣在古時均有郝鄉。古音鶴郝同音,都是乎各切。東晉時這里設新豐縣,新豐原地也在陜西,與兩鶴鄉同屬今西安市,因此可能僑立新豐縣中也有郝鄉人,他們要保持故鄉的記憶,所以這種改名就在情理之中了。但到今日,由于推廣普通話,郝讀如hao,這就無法從字面上保持郝穴與鶴穴的這種古老淵源了。至明代,這里已正式被稱為郝穴,但在有些文獻里又稱鶴穴,這種同音不同字的稱謂,一直延續到清末。
郝穴又名鶴穴口,宋以后成為荊江一帶著名的九穴十三口之一。由于江水中的泥沙淤塞,曾幾次湮塞,后又多次疏浚,以保持江水渲泄,航運通暢。到了明朝后期,由于人口發展,人與水爭地的現象開始顯現,于是開始筑堤堵口,但直至那時,由郝穴口水路北行,仍是湖河相連,是名符其實的水鄉澤國,由古夏水所串聯的眾多湖泊,仍是星羅棋布,其中最為著名的,當推三湖和白鷺湖。三湖是見于《水經注》的著名大湖。《水經注》載:“路北湖水注之(指夏水),湖在大港北,港南曰中湖,南堤下為昏官湖,三湖合為一水,東通荒谷,荒谷東岸有冶父城。”并引《左傳》“莫敖縊于荒谷,群帥囚于冶父以聽刑”。所謂“三湖合為一水”,就是后來三湖得名的緣由。而東通的荒谷,也應是湖泊,位置應在今潛江市龍灣一帶(以前屬江陵)。《左傳》所謂“莫敖縊于荒谷”的故事發生在公元前699年。莫敖,為楚國官名,是管理軍隊即武裝力量的官,相當于后世的兵部尚書。當時,莫敖屈瑕帶兵討伐羅國。屈瑕輕故,且剛愎自用,出發前“舉趾高”,不聽從部下的意見和建議,并宣布“諫者有刑”,即對提建議的人加以處罰,后來遭到了慘敗,為承擔責任,于荒谷自縊以謝罪。而他的部下則囚于冶父城等待楚王的處罰。由此后來才出現一個成語,叫“趾高氣揚”。而荒谷以東的冶父,古人說在江陵縣南部,其地當在今江陵境內,只是不知道其準確方位了。以上故事,表明在2700年前,夏水一帶已是人類活動十分頻繁的地方,由于鄰近郢都,是當時最重要的交通線,而且因風景優美,又是楚王的后花園。所以不少楚王宮殿,均修在夏水一線,特別是三湖周圍。公元1613年,袁中道由公安至郝穴,經郝穴河向北,往龍灣會其親友,于月夜渡三湖,曾慨嘆:“楚王臺榭,多在此中也”。不久前聽說潛江龍灣發現楚章華臺遺址,證明中道此說,是有其史實根據的。

近世以來,山川形勢巨變,巍峨的荊江大堤,屹立于大江之濱,讓江水依人的意愿而流淌。而堤內夏水諸流,以及各種湖泊均已消失,包括曾遍布楚王臺榭的三湖,也因腰斬而變成了良田沃野。鶴穴早已無鶴,故名之郝穴也就順理成章了。川原的變化,導致人記憶的喪失,已很少有人能夠描繪出五十年前的景象了,更不用說兩千多年前的楚秦之際的景象了,但歷史的記憶總是美好的,特別是處于這往古的江夏之地。直至今日,人們仍以這一帶為江漢明珠而自豪,這就是歷史留給這里人們的最后一道靈光。

來源:《江陵民間文化選錄》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走進江陵 > 歷史人文
  • 無障礙
  • 手機版
  • 政務微信
  • 政務微博
  • 分 享
2019平码规律原理公式 六码中特什么意思 龙虎相斗是真的吗 时时彩稳赚20的技巧 北京pk赛车是否是骗局 山东11选5免费软件 二人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江西快三计划软件 牛牛看4张牌抢庄技巧 极速赛车可以作弊吗 三公棋牌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