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平码规律原理公式|平码平肖公式规律

【江陵歷史人文之旅】用一腔深情擁抱你正愛著的這座縣城

發表時間:2019-06-17 信息來源:江陵縣人民政府 閱讀人次:
文字大小:[ ]
保護視力色:
編者按:江陵,歷史悠久、文化厚重,歷史上各個時期都留下了不少的人文遺址、遺事和人物軼事。拂去歲月的風塵,還原那些被湮沒的歷史原貌,對增強江陵文化自信,講好江陵故事,提升江陵文化軟實力具有重要意義。“新江陵”微信公眾號自即日起每周六推出“江陵歷史人文之旅”專欄,與讀者們一起探索先輩們的歷史痕跡,找尋歷史的真相,共同為江陵點贊。本期推出第一篇文章,來自江陵蘭臺網的《歷史上江陵境內的僑縣和新置州縣》,作者:張家清。

歷史上江陵境內的僑縣和新置州縣

從公元前278年秦國攻占郢都,分郢地置江陵縣算起,江陵建縣至今已有2287年了。在長達近23個世紀的漫長歲月里,江陵城(今荊州市區)作為江陵縣和過去南郡以及后來的江陵府、荊州府治所和荊州行署駐地的地位一直未變。只是在王莽時,建立新朝,為了消除漢王朝的一切痕跡,改稱江陵為江陸,但這次改名歷時很短,沒有在人們記憶中留下太深的印象。因此人們說江陵建置自古未變是有道理的。不過在江陵的東部,即現在的江陵縣及其周邊地帶,情形則有些不同。江陵縣沿長江設置,東西長,南北距離短。西部背枕丘陵,而東部則多港汊湖沼,古時人口稀少,所以歷史上一些變故,一般都發生在東部。

江陵歷史上的第一次大變動發生在南北朝初期,公元四世紀初,北方匈奴、鮮卑等少數民族入侵中原,西晉王朝滅亡,晉朝皇室及王公貴族紛紛逃亡江南,在南方建立了東晉王朝。為逃避北方胡人的殺戮奴役,一些原來居住在北方的漢族士族及其部曲也隨之南逃,形成了巨大的難民潮。待到東晉晉元帝在南方一帶站穩腳跟之后,為鞏固自己在南方的根基,立即著手解決這些北方流民的安置問題,而當時的江陵東部的地理條件,成為理想的難民安置地。

東晉朝廷安置北方流民的辦法是劃地集中安置,并給予這些移民安置點以郡、縣的建置,沿用其原籍的郡名、縣名,任命流民中的士族人士擔任郡守縣令,實行朝廷直接領導,集中治理。這些設在南方縣域內的北方移民安置區性質的郡縣就稱為僑郡、僑縣。

從晉元帝建武元年,即公元317年起,南方各地相繼建立了大量的僑置郡縣,其中設在江陵境內的有定襄、廣牧、新豐、云中、九原、宕渠六縣,并僑置新興郡以管轄這六縣事務。

東晉皇室從北方來到南方,在南方人心目中屬于外來勢力,因此司馬氏政權對南方人是懷有戒心的。建立僑縣,集中居住,保留原來的郡名縣名,既希望這些北方流民不忘故土,同時使其作為東晉朝廷的政治基礎,以牽制強大的南方人勢力。另一方面,也可以消除朝野上下由于大部國土淪喪所導致的自卑心理,給人一種虛幻的“金甌一統”的感覺。設在江陵的這些僑縣郡的老家是十分遙遠的,而且歷史也十分悠久。其中如定襄,是西漢設置的縣,原來位置在現在內蒙古河套一帶。新豐縣建于西漢初年,當年劉邦的父親太上皇想念老家“豐”,為滿足父親的愿望,漢高祖劉邦就在長安附近建立了一個“新豐”,原縣址在今陜西省西安市境內。云中,為秦置縣,原來位置在今內蒙古托克托東北。九原,又名五原,也是漢置縣,位置在今內蒙古包頭市,漢朝時是新興郡的治所。而宕渠,就是現在四川省的渠縣。這些僑縣,全部設置在今沙市以東的原江陵縣轄區內。

東晉設置的僑縣,一直到后來劉裕建立的宋朝(劉宋),其建置仍保持不變。到宋孝建二年(公元455年),第一次對江陵境內的僑縣進行并省,將九原并入定襄,宕渠并入廣牧,云中并入新豐,合并后的定襄、廣牧、新豐三縣仍屬新興郡管轄。據《宋書·地理志》記載,當時以上三縣共有2310戶,人口9580人。到了梁朝(公元510—557年),改新豐為安興縣,當時新興郡治、安興縣治均在現岑河鎮一帶。

公元555年,西魏軍攻陷梁都江陵,在現在白鷺湖一帶設置華陵縣。其后在江陵建都的后梁政權又在華陵縣以南設置鄀州,同時在其地設置云澤縣,屬都州管轄。以上州縣的位置,大約相當于現在江陵縣及與其毗鄰的潛江、監利一帶。到了后周,又改華陵為紫陵縣,其余僑縣及云澤等縣則維持不變。到了隋唐兩朝,這里的情形才有了大的變化。隋文帝開皇七年(公元588年),廢新興郡,撤除了縣轄區內的郡級機構。十一年(公元592年),省安興并入廣牧縣。仁壽初(公元601年),又改廣牧為安興縣。隋煬帝大業元年(公元605年),將鄀州及云澤縣并入紫陵縣,又省定襄并入安興縣。到唐太宗貞觀十七年(公元643年),將紫陵、安興兩縣并入江陵縣。至此,歷時327年的江陵境內行政分割、郡縣林立的局面終于結束。而正由于這一長達三個多世紀的行政分割,特別是大量北方人士的集中居住,導致了后來江陵東西部較大的文化差異。而東部與西部江陵人在語音上更存在較大差別。特別是郝穴鎮,其語音則更接近北方人而與荊沙人及郝穴周邊的居民有很大的不同。

僑縣的設置是江陵歷史上的一支重要的插曲,其次,就是元朝時在江陵東部設立的中興縣了。

中興縣最早見于明末人孔自來撰寫的《江陵志余》,據《志余》記載,元朝改荊州府為中興路,中興路治江陵,另在江陵東部設中興縣,縣治在赤岸,即現在江陵縣白馬寺鎮的赤岸街一帶。

關于中興縣,學術界頗有爭議,如光緒六年成書的《荊州府志》就不肯認同有中興縣存在。但1931年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的《中國古今地名大辭典》卻對中興縣持肯定意見。由于沒有定論,1990年成書的《江陵縣志》也不提歷史上曾有中興縣一事

人們否定元朝江陵東部曾設置中興縣的最大的理由,是《元史·地理志》沒有關于中興縣的內容,對此,筆者有自己的看法。筆者以為,《元史》是一部為趕政治任務而速成的書。《元史》成書于明太祖洪武二年,即公元1369年。公元1368年,明朝大將徐達攻破大都(北京),將元嗣君趕回漠北老家,朱元璋建立明朝,當上了皇帝,但此時中國并沒有完全統一,不僅北方的河北、山西、陜西還處于戰爭狀態,南方的四川、云南等很多地方也仍然在各種自立山頭的農民起義軍勢力的控制之下。而《明史·太祖本紀》載:洪武二年七月《元史》成。如此急速的修定前朝歷史,的確是空前絕后的事。以上情況,表明《元史》的修纂是在天下尚未統一、朱元璋僅占據東南一帶,稱吳王時進行的。《元史》成書時,離徐達占領北京尚不足一年,也就是說,修元史時,修史人員根本沒有可能完全占有并運用元朝中央政府的全部文書檔案。在當時的資訊條件下,修史人員僅憑自己掌握的史籍和一些口碑資料修史,困難是十分明顯的。如果一定要修,只能根據舊史,再根據傳聞,采取宜粗不宜細的辦法,其結果必然是錯誤和漏記在所難免,對于地理志,其結果尤其嚴重。因此,中興縣的失記,是事出有因。

中興縣在元史中失記還有一重要原因,就是其存在的時間不長。據《元史·地理志》,中興路在宋朝稱荊南府,元至正十三年(公元1276年)改為上路總管府。元文宗天歷二年(公元1329年)改名中興路,而中興縣的設置,也應在這一年份。元朝是公元1368年滅亡的。在此之前,即公元1350年左右,湖北爆發了徐壽輝、陳友諒領導的農民起義,并建立了新政權,所以中興路存在的時間嚴格說只有二十年左右,而在人們口頭上,仍習慣稱荊州府。至于與中興路同時建立的中興縣,由于地域小,時間短,甚至在荊州一帶百姓中印象也不會太深,而修明史時,這一帶仍是戰場,住在當時吳國都城南京的修史人員不可能到江陵來調查,而手中掌握的元朝官方檔案又嚴重不足,所以出現了《地理志》不載中興縣的失記事故。孔自來作為江陵人,平生努力搜求家鄉歷史上的遺聞舊事,出于還原本地歷史原貌的目的,記下了設中興縣一事,其忠于歷史的精神是值得稱道的。至于“地名大辭典”也列入中興縣一條,表明編纂者也是自有其根據的。

關于中興縣,筆者還可以找到一些旁證。1970年5月,本人第二次下放,安置在江陵縣熊河區六合公社荊州三隊舊名五房頭的地方(現屬江陵縣白馬鎮,原名荊洲大隊《江陵地名志》作荊州大隊),當時我是全家下放,父、母、弟、妹都到了那里。當地老農給我講這里叫荊洲的來由,說當年修荊州城,原來是打算將城建在這里的,后來玉皇大帝派二郎神下凡來勘察地勢,走了四十八步,踏陷了四十八座淵塘,回去匯報,說這里地勢太輕,于是到別處去修,這里就成了荊洲湖。關于這些傳說,我當時只是當神話聽。1972年冬,我妹妹及隊里的一些女社員安排去挖十周河,一天,忽然挖出了很多園形方孔的古銅幣,我妹妹也帶回了一些,我一看,原來是唐朝至宋朝的古錢幣,各個年號的都有,很齊全,似乎還有元朝的。我當時很驚奇,想不出這一片荒湖的地方怎么會有如此眾多且各個年代齊全的古錢幣的。當時,在一隊的一位下放右派熊朝雄先生經常到我家來坐,我告訴他這件事,他也感到很吃驚,兩人商量的結果,決定趁他回武漢姐姐家過年的機會,去請教省文物部門。于是我清理出唐宋兩朝一套有各個年號的完整的錢幣,交給他上路。春節后熊朝雄回隊,告知我這套銅錢已交給有關部門,他們正在研究。幾個月后,也就是1973年春天的某一日,忽然公社來人,到隊里挨家搜查藏有的銅幣,得知公社來搜查銅錢,以當時我們家的情況,更是不敢怠慢,只能悉數將撿到的古幣交出去了,此后,就再也沒聽到這批銅幣的消息了。

現在想來,在這以往數百年來一直被視為一片荒湖的荊洲湖、老六合垸,在唐宋時期應是一個經濟較發達的地方,甚至這里可能還有官庫,而《江陵志余》里提到的中興縣治赤岸,也就在這一帶。赤岸這一地名,原本存在于北方,是在六朝詩賦和有關史籍中經常出現的,而在江陵出現赤岸這一地名,我想也和魏晉以來的流亡北士有關,包括前述的那些僑郡僑縣,以及一些寺廟如東晉時始建的白馬寺,都是當時人從北方搬過來的名稱。而我在五房頭聽老農講到的修荊州城的故事,正是在過去這里曾經設有行政機構這一歷史事件在人們心中留下的朦朧記憶。

江陵歷史上的這些變故,均發生在原江陵縣的東部,也就是現在江陵縣及其周邊地區。而元朝中興縣的存在,也應是肯定無疑的,上世紀七十年代十周河工地唐宋錢幣的發現,可認為是一重要的實物證據,可惜當時沒有作進一步的考古發掘,而如今再找當時錢幣出土的位置,只能是一片茫然了。江陵的歷史,在西部,即今荊州區和沙市區,從來是十分清晰的,而東部,即現在的江陵縣,卻顯得十分模糊,人們期待新的發現和深入的研究,以顯現歷史的真實。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走進江陵 > 歷史人文
  • 無障礙
  • 手機版
  • 政務微信
  • 政務微博
  • 分 享
2019平码规律原理公式 云娱乐官网下载 pk10技巧 76111计划群很靠谱 博彩是违法的吗 三公大吃小玩法规则 彩票55安卓版 LG游戏平台网址 黑马时时彩人工计划 时时彩后一稳赚不赔法 夜客2